【凤凰社】创立十年,美团的焦虑还在吗?

  文/港股君

  来源:节点财经(ID:jiedian2018)

  2020 年对美团(003690.HK)来说是极具里程碑的一年。一方面伴随移动互联网疯狂发展的十年,美团也迎来了创立十年整。另一方面,在中国互联网公司第一梯队的美团,2020 年首次营收突破千亿。美团发布 2020 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报告显示,总收入由 2019 年的 975 亿元同比增长 17.7%,至 1148 亿元。

  如果说美团这家公司发展十年有什么特点,无疑是承载着更大的想象力和野心。从过去几年美团的年报中可以够发现,其每一次业务扩张和市场占领都近乎是场决战,一路击中涉及生活服务产业的互联网巨头,不惜重金为自己的“理想国”打造壁垒。同样在 2020 年美团的全年业绩报告中,也依然证实了美团为扩充自身边界所要承担的业绩压力。在节点财经看来,美团站在新十年的起点,变现仍不是重点。

  / 01 /

  营收最高的业务或当流量入口

  近日,美团公布了 2020 全年业绩。年报显示,2020 年,美团营收 1148 亿元,同比增长 17.7%,创历史新高;净利润为 47.07 亿元,实现了 110.5% 的翻倍增长。美团的营收分为三个部分:外卖收入 662.7 亿元,占比 57.7%;到店/酒旅收入 212.5 亿元,占比降至 18.5%;新业务(零售、共享单车及 B2B 供应链服务)收入 272.8 亿元,占比升至 23.8%。

数据来源:美团财报
数据来源:美团财报

  从收入分类看,外卖业务占美团总营收比重最高,对总营收增长贡献率达 66.2%。

  除此之外,外卖业务的用户数与用户粘性数相对较高。2020 全年,美团交易用户数目达 5.1 亿,同比增长 13.3%;日均餐饮外卖交易笔数达到 2770 万笔,每位交易用户平均每年交易笔数为 28.1。另外,“低线城市”仍然是美团 2020 年用户增长的主要动力,去年平台新增用户中大多数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。

  外卖业务成为推动去年美团业绩增长的绝对主力,But细分析其毛利,发现外卖却不是美团最赚钱的业务。而在这一点上,美团也曾承认外卖不赚钱的事实。

  根据财报数据计算,2020 年,美团外卖披露的佣金收入为 586 亿元,但在投入 487 亿元骑手成本后,美团实得佣金 99 亿元,实际佣金率仅为2%。

  在整个 2020 年,美团外卖业务经营溢利为 28 亿元,但这一数字仅是美团第二大收益到店/酒旅业务经营溢利的一半(82 亿元)成绩。

  在 2019 年时,美团外卖也针对其佣金舆论问题回应称,美团外卖诞生后 5 年连亏,即便在刚刚盈亏平衡的 2019 年,第四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不到两毛钱,占收入的2%。

  重资产、低毛利是做生意中比较忌讳的两项,而美团外卖都占齐了。

  但美团的种种表现,似乎对外卖业务赚钱的可以力没有过于担忧,更多的是将其看作为获客和获得流量的有效手段。早在 2020 年一季度电话会中,美团 CFO 陈少晖就曾表示,美团外卖的变现率,相比全球一些其他的竞争对手是要低很多。而美团长期的理念是先要把企业的规模做大,先只关心效率和规模,而不只是关注于短期的变现率。

  / 02 /

  到店/酒旅成为冲锋赚钱业务

  尽管受到了疫情影响,到店/酒旅业务仍然是美团最赚钱的板块。2020 年全年,美团到店/酒旅业务收入同比减少 4.6% 至 213 亿元,经营利润由 2019 年的 84 亿元亦略减少至 82 亿元,但经营利润率却有所提升,由 2019 年的 37.7% 升至 38.5%。

  美团的到店/酒旅业务收入来源主要为两项:佣金和广告。节点财经发现,过去的几年,该项业务中大部分收入来源为佣金的收入,2017 年佣金收入几乎是广告收入的一倍。但 2020 年广告业务首次超过了佣金服务。美团到店/酒旅业务的盈利形态正在发生改变,从广告业务持续增长这一点中或许可以够看出,美团的流量价值正在获得认可和价值释放。

数据来源:美团财报
数据来源:美团财报

  但从整个市场格局来看,即便到店/酒旅是美团的“现金奶牛”业务,但并不是没有发展天花板。

  美团的到店/酒旅业务中,酒旅赚的是佣金,到店赚的是线上营销。一直以来美团将两项业务做整体披露,但如果单看酒旅业务,实际其盈利可以力并不是很乐观。可以证实的数据是,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监测平台 Trustdata 曾发布的一项报告中显示,2019 年美团酒店间夜量超过携程系总和,Q4 已拉大差距至 1.22 倍。虽然美团未单独披露到店业务和酒旅业务的业绩,但一些行业分析师表示,美团虽然在酒店预订数量上占得先锋,收入却只是携程的三分之一。

  节点财经分析其原因在于,美团走平价酒店预订,房间价位低、变现率不高,从每单预订获取的营收也不多。而携程的中高端住宿,可以够获得高佣金率。

  因而美团也Start进军高端酒店预订,不断深入携程的地盘。尤其去年美团还正式推出了高星酒店超级团购,向高星酒店领域发起冲击。而携程为了保护高星酒店领域的果实,董事长梁建章辗转于各个直播平台为高星酒店带货。

  美团可以够从携程手中抢订单并不容易。携程经历过 OTA 大战,并成为唯一的赢家,其完全可以用高端酒店预订去补贴低端,降为打击美团。携程 CEO 孙洁在 2019 年针对与美团竞争问题上回应称:基于我们的盈利可以力,一旦有价格战的情况,我们可以确定不会给对手留太多余地。

  这样看,如何让“冲锋赚钱”的酒旅业务发挥更大的价值,也是美团需要破局的问题。

  / 03 /

  社区团购

  烧钱的坑还是放大招?

  “四季度,公司新业务营业亏损为 60 亿,其中一半来自美团优选。”王兴在美团 2020 全年业绩电话会议中坦言。王兴谈到的美团优选是目前美团的新业务,新业务中还包含打车、单车、优选、闪送等。

  为什么美团优选可以占公司新业务亏损近半?按美团的说法是对基建的投入太大。

  对于美团来说,社区团购业务是进攻型的选择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现在的美团主要用户群还是集中在四线以上城市的中产和年轻人。而可以够收网广大的低线城市人群,社区团购是个好工具。一旦美团优选可以够打入下沉市场,美团的用户群体、业务范畴就大规模迎来新的增长。目前美团优选已覆盖全国 90% 以上的市县,至 2020 年四季度已成功拓展到 27 省及 2000 余个农村和乡镇,日均交易量已突破 700 万,12 月增长率达到 100%。

  在社区团购业务上,美团并不缺强劲的对手。阿里、腾讯、拼多多、滴滴等行业巨头早已加入激烈的争夺战中,并喊出“要拿下市场第一”、“年前进军 1000 城”的口号。

数据来源:公开信息
数据来源:公开信息

  但互联网巨头们都清楚,抢占市场,的确需要烧钱做补贴,但补贴之后,本质比拼的还是供应链可以力。谁的供应链更高效,就可以拥有获得用户的信任。京东、淘宝等已经在基建方面进行了大量投入,因而美团现在当务之急的确是补足采购、仓库、物流技术等基建方面的差距。

  美团陷入与行业玩家角斗中,短期内会影响美团新业务的经营利润,但从未来发展看,虽然美团此次未公开社区团购的相关数据,但可以通过竞品披露的数据中预测一二。

  对比标竞争者拼多多的多多买菜,2020 年第四季度拼多多营收 265.48 亿元,同比增长 145.97%。拼多多业绩大幅增长主要源于本季度多出来的 55.378 亿元“商品销售”收入,该项业务主要来源于多多买菜。细算下来,多多买菜为拼多多整体营收拉动了 50 个百分点。通过对比,未来社区团购对美团的营收贡献力度也不会相差太多。

  另外,从长期角度来看,在资本市场上的美团,还需要持续不断的新故事来支撑其未来的市值。

  目前美团的市值达到了 1.92 万亿港元,是国内的第三大互联网公司,前两位是阿里和腾讯。从市盈率来看,美团是 343、阿里是 26、腾讯是 33,但结合这三家公司的盈利,近两年阿里和腾讯每年都是千亿的净利润,而美团 2020 年的净利润是 47.1 亿元,还是相差甚远。

  So,美团为了长期得到投资市场的认可和信任,急需一项可以够讲好 300 市盈率的“大故事”做支撑。主打社区团购的美团优选,或许是这场故事的一个新高潮。


0 评论

回复